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

好男人独自千里求医 只为不受乡亲歧视

近日记者在解放路一家医院见到了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患者张国良,请求我们记者要采访表扬一下自己住院期间精心照顾他的医护人员。张国良说:“我家在黑龙江,路途遥远,跨遍大半个中国。我自己来看病真的不容易,可以说我之前了解了很多,相信能治好我的病,我就来了。”老伴退休在家,不想让她担心,儿子在东北上班呢,也挺忙的最不想让他们担心,就自己来了。到现在出院我是很欣慰的,想起这些山东好人对我的帮助很是感激,面对媒体想对医院工作人员说声谢谢。

三年了,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,现在村里人都离我而去,尤其是小孩子看见我都跑得远远的,难道我是妖怪吗?三年来都不敢走亲戚见朋友,每当亲朋好友给我打电话问我病好了没,总是撒谎说好了不用担心了。真的好心痛啊,不敢对他们说我的病还没看好。

张国良对专家说:“之前破损的时候,在黑龙江哈尔滨医院看过,哈尔滨医院那边病例少,没有相应的治疗方案。医院也是开了一些方子来吃,对病情也没起到啥作用,也没住院。回到家吃着药也没见好转,这让我很是着急。那时候特别怕皮肤继续溃烂,心里害怕的很。”

张先生烧伤严重,3月22日接受了医院的治疗。每天采用“BH微粒子消融术”治疗,治疗的非常顺利。病情恢复的很快,经常会问很多身体注意的问题以及预防的一些知识。这也让疾病治疗起来更加顺利。在治疗两周后,张国良的前胸后背明显溃烂减少,红肿块也渐渐愈合。可把他激动坏了,说这也太神奇了。

两个月张国良的病情基本治愈了,达到了出院标准。张国良说:“谢谢治好了我的病。有一次我肠胃不好,专家还带着我去中医做了调理,胃没啥事了。这也能看出医院对患者的用心。在这里治疗的很放心,最终把我的伤给我治好了,这就是最大的好。”

张国良说:“我家在黑龙江,路途遥远,跨遍大半个中国。我自己来看病真的不容易,可以说我之前了解了很多,相信能治好我的病,我就来了。”老伴退休在家,不想让她担心,儿子在东北上班呢,也挺忙的最不想让他们担心,就自己来了。到现在出院我是很欣慰的,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...